这号不要了。

【无授权自翻】三十五只猫头鹰1-9

原文:http://www.letterblade.net/thirty-five_owls.html


To a Hufflepuff girl and her lovest Dumbledore.

 @圈圈 


*****

1.

1951年9月10日

邓布利多——

你瞧,是我,你的老朋友,盖勒特·格林德沃。你收到这封信时一定很惊讶,相信我,我比你更惊讶自己会执笔。不过,我仍在自己应去之处,做我应为之事,如你所知道的那样。

希望你能及时收到这封信,尤其是我刚听说了关于英格兰猫头鹰的种种吹嘘。这些鸟并不容易飞到纽蒙迦德附近。风暴如洪水一般从...

Anyhow, we still have a silver lining.


尽管银光一直被屏蔽。

刚刚度过了一个史无前例美好的六月。这个月天气好得出奇,我看了无数展,刷了很多戏,打了一些莫名其妙的卡,买了很多乱七八糟的玩意,无时不无刻不在放我导师鸽子。最近的脸好像也不再那么黑了,演出终于能抽到满意的座位,鸽掉的电影也能换到想要的票,甚至在泰特现代被工作人员送了一场毕加索展——要不是的确写不出来论文,生活简直可以比作一个美好的夏日。

不过我依旧丧。

丧的源头不得而知,写出论文或许能好,也可能不。于是我把鸽掉的电影换成了一场六月的最后一天的《大象席地而坐》,不妨我也丧,它也丧。

北半球昼最长,夜里十一点的天空。
因为夏天几乎不会来,所以天也几乎不会黑。非常公平。

朱泙漫学屠龙于支离益,单千金之家,三年技成。

但没有龙。

龙是不存在的。


“朱泙漫学屠龙于支离益,单千金之家,三年技成而无所用其巧。”


But it was all right, everything was all right, the struggle was finished. He had won the victory over himself. He loved Big Brother.

最后一句,从今之后咱们只谈风月。

翻了一下手机备忘录

万万没想到,一年多前写来怼快手调查的东西只要换个代词适用性还挺广。

希望总有一天不能再拿这玩意出来怼人。


相传臭名昭著的晋惠帝当年问食不果腹易子而食的饿殍们何不食肉糜。无独有偶,据说波旁王朝的绝代艳后玛丽·安托内瓦特问饥肠辘辘的巴黎人民为什么不吃蛋糕。

这两个故事的影响可能过于深远了,以至于有些作者在做田野调查的时候总是忘不了类似的价值预设。或许他们看来,类似何不食肉糜的询问,总带着一种王侯将相骨血相承的矜贵和十指不沾阳春水式不谙世事的天真。

这些人可能明明受过马列主义的教育,入过我党,却每每在面对所谓的底层人民之时表现出一种耶稣基督式的悲天悯人,满怀怜悯的审视他们落...

© 望霁 | Powered by LOFTER